「批判擂台」之 拒賄法官反遭摸黑

拒賄法官  反遭摸黑

失志法官 再遭彈劾

 

       岳中興

 

人不能「失志」!尤其是司法官員負擔任正義「守護神」的重責大任更不能「失志」!惜台灣的司法界存在著太多的「恐龍檢察官」、「冷血法官」?!一位正直、公正不阿的法官雖不能力挽狂瀾,但也很難不同流合汙?!如欲鶴立雞群?!必將遭到禿雞群圍攻?!能全身而退已屢萬幸?!

 

本新聞電子報於「二O一O年十月五日」發表的「揭開司法黑幕神秘面紗」系列報導之「恐龍律師?」篇

陳炳彰拒絕收賄?監院彈劾

賴浩敏發動評鑑?候選院長

一文中,撰文痛批:

立法院於本月四日針對司法院長賴浩敏及副院長蘇永欽被提名人同意權舉行公聽會,六日召開全院審查會,八日行使同意權投票。 公聽會甫開鑼即爆出精彩好戲!由朝、野公推的專家、學者代表前任法官、立委謝啟大即指控,賴浩敏十多年前擔任前監委陳金德「台開案」辯護律師時,逼退拒賄一千萬元的法官陳炳彰!

謝啟大指稱,賴浩敏當時發動台北律師公會會員連署,評鑑當時的審判長陳炳彰是否適任?逼退庭長想讓案子辦不下去!主因陳審判長拒絕賴浩敏的當事人陳金德所行賄的一千萬元賄款!

在賴浩敏領銜的台北律師公會強大壓力下,陳審判長被當時的監院彈劾、移送「公懲會」申誡一次!令他感到「真是奇恥大辱!」

陳炳彰曾向當時的司法院長施啟揚揭發陳金德透過法官林富村表明以一千萬元行賄,施啟揚據報後「僅」將林富村調離高院,沒有任何處分?!

被提名人賴浩敏反稱,當年是因陳炳彰不當拖延庭訊,刁難當事人才發動評鑑,「兩人無冤無仇,無涉關說或對價。」拒絕行賄連聽都沒有聽過。

賴浩敏是否因當時陳庭長拒絕收賄而發動評鑑呢?!如屬實就太恐怖了!前院長賴英照因司法風紀太爛即掛冠求去!如此惡行豈能擔任司法首長?!賴浩敏務必將事實真相說清楚、講明白!給小民一個明確的說明!

 

本新聞於「二OO六年九月號」發表的「照妖魔鏡」

司法界 墨鏡高懸 繪聲繪影

陳炳彰 風骨炳彰 碩果獨存

一文中,撰文痛批:

最近「第一親家」齊心合力大炒「台開」股票,鬧得滿城風雨,駙馬爺還一度身陷苦窯!諸君不健忘的話,前監察委員陳金德、前「台銀」總經理卜正明等人也聯合大炒「台開」股票,陳大監委還被判重刑,但本案現今如何演變?人們似乎早已淡忘,民眾千萬不能忘記承審本案的前高院庭長陳炳彰,不接受一千萬元的關說,那風骨將永留你我心中!如果司法界像陳庭長這種威武不屈、視錢財如糞土的好法官多一點,我們的政治也不會腐敗如此了!時也?運也?夫復何言真相永遠只有一個!自本新聞發揮無比道德勇氣推出本單元系列報導後,獲得廣大讀者熱烈迴響,當然也有部分讀者質疑我們的司法真的有那麼黑暗嗎?是不是真的那麼黑暗外界的繪聲繪影極具爭議,可是由現任的法官出庭作證的證詞,總不可能有假吧?否則是要被判有期徒刑七年以下之徒刑,他絕不可能因一時之「爽」而自蹈法網吧!

 

本案源於「自立晚報」於八十七年五月五日第五版大幅報導:「高院庭長陳炳彰因在擔任前監察委員陳金德涉及的『台開』弊案審判長時,不接受一千萬元的關說,而惹惱了該案律師,發動公會移送評鑑等語」,台北律師公會認為報導使該公會及舉發陳炳彰的會員賴浩敏等律師名譽嚴重受損,而提起民事損害賠償訴訟。

由於「台開案」涉及的政商名流被告多達十餘人,不但有堂堂民進黨監委陳金德外,還包括前「台銀」總經理卜正明等人,一審時依貪瀆等罪判決陳金德及其妻子、弟弟等人重刑,追繳沒收的金額即高達四億八千多萬元,卜正明等被告則獲判無罪,這是繼前監委蔡慶祝被判十二年重刑後,第二位監委被判重刑的案件,其判決結果倍受各界矚目。

 

本案上訴台灣高等法院後,被告們為脫罪「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繪聲繪影,所幸由陳炳彰擔任審判長嚴格把關,不但拒絕千萬元以上賄賂,還嚴拒長官施壓關說,仍判處陳金德等人重刑,「自立晚報」據實報導何罪之有?

 

令人遺憾的是,這件民事求償官司在台北地院民事庭初審時,認為「自立晚報」登刊前未向台北律師公會查證,且無法舉證證明其報導的內容真實,因而判決自晚敗訴,詎料九十二年四月,台灣高等法院民事庭二審審理時,傳訊高院刑庭的審判長陳炳彰出庭作證,陳炳彰大爆驚人內幕指稱,他於六、七年前審理「台開」大樓弊案時,不但有律師、法官、台北市議員,還有司法院及高院的長官分別向他關說或行賄,他因拒絕而遭台北律師公會以問案態度不佳為由移送司法院評鑑,「自立晚報」報導他因拒絕收賄而遭評鑑一事「非常真實」!

 

陳炳彰並語出驚人的作證指稱:當年他曾向司法院院長、副院長及高院院長報告此事,司法院立即明快的以「政商關係密切及人地不宜」等理由,將涉嫌向他關說的法官調到南部。

 

但台北律師公會的委任律師則質疑陳炳彰的證詞,要求陳炳彰進一步說明是誰在關說或行賄?以及行賄者是否包括「台開案」辯護律師。但陳審判長以「台開案」未定讞及基於職務保密,拒絕回答律師的問題。

 

陳炳彰真可謂司法界的硬漢,他是司法官訓練所第六期結業的法官,七年前即榮任高院的庭長,期別比承審這件官司的法官陳永昌資深許多。而他站在證人席上侃侃而談,大爆多年前法官、司院長官及律師等人向他關說施壓、行賄的內幕,創下司法史上空前的紀錄。

 

令民眾們強烈質疑的是,如果陳炳彰在法庭作證的「證言」是偽證,法院應追究其偽證的刑責!如果其「證言」是真實的,為什麼有主動偵查犯罪權的高檢署查緝黑金中心特偵組或台北地檢署檢察官不展開偵辦行動?放任司法院高官或高院高官的行賄、貪瀆重罪?民眾們企盼這些揮舞「司法大刀」的檢察官,多拿些「老虎」及司法敗類開刀,不要老拿那些手無寸鐵、苦哈哈,朝不保夕的大眾媒體祭旗!

 

為什麼司法風氣老是令老百姓失望呢?主因是檢審雙方在偵審一般百姓犯下雞毛蒜皮小案時,一副大義凜然神聖不可侵犯的嘴臉,可是在偵審有錢有勢「特權人士」及司法情治人員時,卻「偷偷摸摸」、「欲蓋彌彰」、「畏首畏尾」的狼狽相。看在老百姓眼裡當然不是滋味,恨得牙癢癢的,這股「怨氣」無法宣洩,早晚有一天氾濫成災!用選票教訓「死不悔改」的國民黨!

網站搜尋